固原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让孩子远离大铅世界

发布时间:2019-09-14 13:36:59 编辑:笔名

摘要: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应该怎样避免铅污染呢?

涂料加入铅是因为不同铅化合物会形成不同的颜色

铅耐锈耐腐蚀,被罗马人用于制作水管、连接水渠

美国第二次国家健康和营养调查研究研究发现,1976至1980年间,随着含铅汽油使用量的减少,国民血铅浓度也下降

1865年,美国密西西比河上游,矿工们正在进行铅矿开采

“消除含铅涂料全球联盟”2015年提出目标,到2020年消灭全球含铅涂料,以“培养无铅儿童,创建健康未来”

居住环境含铅油漆剥落,容易使到处乱爬乱摸的小孩子把落漆吃到嘴里,导致铅中毒

美国儿童1976至1980年的平均血铅水平为15微克/分升,而2007年至2010年的平均水平降至1.3微克/分升

2015年12月,新《皮蛋》国家标准(GB/T)正式实施,要求皮蛋一律采用无铅工艺生产,含铅量不超过0.5毫克/千克(之前为3毫克/千克)。传统的皮蛋加工因加入黄丹粉(氧化铅),容易造成铅残留。而在全球的涉铅产品中,主要是生产机动车铅酸蓄电池,其他常见含铅产品还有涂料、彩绘玻璃、水晶容器、弹药、陶瓷釉料、珠宝、玩具、X射线屏蔽设备等。那么,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应该怎样避免铅污染呢?

“铅”古奇缘 始自罗马

铅(Pb)是典型的重金属,密度大于铁、铜、银。原本应是“青白”之身的它,在空气的作用下表面会形成暗灰色的致密薄膜,使内部不被氧化。和很多“不怕火炼”的金属不同,铅的熔点只有327.5摄氏度,很容易从矿石中提取,加上质地软、耐锈蚀、可塑性强的特性,在古代就已名声大噪,已被应用数千年。

英国西北部德比郡谷地的火山和石灰岩地质,给方铅矿(硫化铅)的形成提供了完美条件。德比郡地区土壤的平均含铅量是0.05%,是全英平均值的10倍。亿万年来,铅在当地寂然不动,直到3000年前古罗马人来到此地挖掘。他们将铅矿整船整船地运到欧洲大陆。因为耐锈耐腐蚀,大量铅被罗马人用于制作水管、连接水渠,英语中的“水管工”(plumber)一词,便源自铅的拉丁学名“plumbum”。如今,格陵兰岛附近海域冰芯里的含铅尘埃,就被认为是随风从当年罗马的大熔炉里飘来的。

“在我看来,它就是古代的‘塑料’,可以压成薄板,再焊接成管,不容易被锈蚀,就像现代塑料一样无所不在,”德比郡的铅矿历史学家里恩·威尔斯说对英国广播公司说,“不止罗马时代如此,在17世纪的欧洲大房子里,你可能会发现大量铅制餐具、铅制水箱、排污管和水管。”

铅的化合物之一碳酸铅,又称“白铅”,从古时起就用作化妆品。17世纪,白铅因其颜色稳定,而被荷兰画家伦勃朗等大师重视。此外,因为铅能在更大的光谱范围内折射光线,玻璃制造工匠添加铅氧化物,可使红酒酒瓶等玻璃器皿闪闪发亮。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化学教授安德烈·塞拉介绍,用这类酒瓶长期存放红酒,铅会缓慢释入酒中,形成一种叫做醋酸铅的化合物。醋酸铅闻起来有浓烈的糖味,因此得了“铅糖”的绰号。在它的作用下,瓶内的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甜。

含铅汽油 “疯气”十足

铅用途广泛,使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深受其害。17世纪90年代,德国乌尔姆的市民饱受胃痉挛刺痛的折磨。后来人们注意到,当地的特产葡萄酒添加了铅氧化物作为增甜剂,而当地一家修道院的修道士不喝这种酒,也就不得病。于是当地政府下令禁用,这可能是含铅物质史上首次惹祸受到处分。

工业革命掀起了新一轮铅中毒浪潮,影响之广远大于古代任何时期。铅及其化合物的“阴暗面”进一步被曝光。比如英国德比郡铅矿矿工牙龈处有铅中毒的标志性黑线——因矿工吃了某些食物,使血液里的铅和口腔内细菌所释放的硫发生化学反应所致。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时期,谢菲尔德颜料作坊内制作含铅颜料的工人,在此工作3个月后,皮肤苍白,眼睛深凹,形如枯槁。

1921年,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的年轻化学家托马斯·米基利发现,把化合物四乙基铅加入汽油中,可以让发动机运行效率更高,并能去除当时汽车难以控制的爆震。含铅汽油产品以“乙基”为名推向市场。由于含铅汽油被质疑有害健康

,托马斯便召开发布会,当场把含铅汽油倒在自己手上,并持续1分钟吸入高浓度的挥发汽油,声称他天天这样做都没有任何不适。

实际上,托马斯在此之前已被铅中毒折磨了数月。继几名工人发疯和死亡之后,通用公司在新泽西州的乙基工厂被迫关闭,媒体给四乙基铅汽油起了个名字,叫“疯气”。托马斯生命后期因染上脊髓灰质炎和铅中毒而卧床不起,年仅55岁就与世长辞。

含铅汽油此后被全球广泛使用了数十年之久,随尾气排出的铅约有70%形成直径约0.2微米的微粒,极易随呼吸入肺。吸入的铅在体内沉积率高达50%,进入人体后25年也只能自行排出一半左右。含铅汽油影响了世界各个城市,而主要受害者是儿童。

犯罪率高 饱受“铅”连

美国皮茨伯格大学精神病学和儿科学教授赫伯特·内德勒曼,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发现,即使低剂量接触铅也会对婴儿及胎儿造成不可逆的伤害。这些孩子成长过程中难以集中注意力,容易变得强横、任性,更容易成为罪犯、瘾君子、失业者等。铅接触使美国高智商儿童(智商测试得分125以上)减少一半。内德勒曼2000年在一项研究中指出,不良少年的骨铅含量显著高于品行端正的少年。

孩童铅中毒的症状,包括多动、注意力不集中、行为异常、学习障碍,发育迟缓,也会影响智力、听力和语言发展。成人铅中毒会出现头痛、肚子痛、头晕、手发抖、手脚无力、痛风、慢性贫血、高血压、肾衰竭等症状。

铅中毒对社会稳定的潜在危害也不可小视。许多学者认为,含铅汽油是造成20世纪90年代的全球犯罪浪潮的重要影响因素。美国艾姆赫斯特学院经济学家杰西卡·沃尔波说:“(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铅中毒的一代人,犯罪倾向更高,与八九十年代的暴力犯罪密切相关。”但是,关于铅和犯罪率有联系的观点仍有争议。

纽约大学教授特拉桑德的研究表明,铅中毒导致生产力下降,使中低收入国家每年损失超过9770亿美元。他说,如果一个孩子的智力下降一点点,父母未必能发觉,但如果10万个孩子的智力都下降一点点,那必将反映在整个经济状况中。

基于各类研究,美国1975年开始废除四乙基铅汽油,其他国家尾随其后。我国自2001年推行车用汽油无铅化以来,含铅汽油在正规加油站已经基本绝迹。目前,全世界仍使用含铅汽油的国家寥寥无几。

家装涂料 儿童中“铅”

无铅化行动是大势所趋,含铅涂料也在此列。内德勒曼指出,它几乎是和含铅汽油一样大的污染源。世卫组织介绍,每年约14.3万人因铅中毒而死亡,每年因铅暴露新增约60万个智障儿童,铅中毒仍是威胁全球儿童健康的头号杀手,含铅涂料则是重要因素之一。在这里,“涂料”包括亮漆、清漆、着色剂、瓷漆、釉料、底漆等。许多儿童家具色彩缤纷,其实颜色越鲜艳,含铅等重金属就越多。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安全科学部博士乔森·鲍登·史密斯撰文写道,儿童对铅的吸收率达到近50%,而成人吸收率约8%~10%。

涂料加入铅是因为不同铅化合物会形成不同的颜色。加入碳酸铅(又称白铅),会形成白色或乳白色颜料,而加入四氧化三铅(又称红丹)则会形成亮红色颜料。铅还会缩短颜料变干所需时间,使颜料更耐用,更具防潮效果。

居住环境铅中毒主要有3种途径:含铅油漆剥落,小孩子到处乱爬乱摸,把落漆吃到嘴里;含铅涂料区因翻修等因素而散播铅尘,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刷了含铅油漆的窗扇在推拉开关时扬起铅尘。

2010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世卫组织共同主导的“消除含铅涂料全球联盟”成立,每年10月份在全球开展“预防铅中毒行动周”活动,倡议消除含铅涂料。该组织2015年提出目标,到2020年消灭全球含铅涂料,以“培养无铅儿童,创建健康未来”。

“消除含铅涂料全球联盟”建议在三个层面采取行动。一是建立适当的法律和监管框架,控制含铅涂料的生产、进出口、销售和使用,鼓励生产无铅涂料。二是通过宣传,告知消费者含铅涂料的信息及其对健康的危害。三是鼓励生产商从涂料配方中消除铅化合物,并自愿提供第三方认证,在包装上标注,帮助消费者识别无铅涂料。

血铅浓度 微量也有害

儿童铅中毒研究已有上百年历史。1904年,澳大利亚科学家吉布森首次断定,含铅涂料是导致儿童铅中毒的罪魁祸首。1909年,奥地利、比利时和法国成为首批禁止在室内装饰中使用含铅涂料的国家。1922~1934年,希腊、突尼斯、捷克、英国、瑞典、南斯拉夫、波兰、西班牙、古巴等国相继禁止室内装饰使用含铅涂料。1943年,美国儿科医生兰多夫·拜耳和伊丽莎白·罗德率先发表了“铅对儿童神经发育影响”的量化分析文章。

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签署《含铅涂料中毒预防法》,规定用于住宅建筑、玩具和家具的涂料含铅量必须在安全范围内。据估计当时美国约有6%~28%的城市儿童血铅含量高于50微克/分升。1977年,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规定,住宅用途的涂料含铅量不得高于600毫克/千克。

血铅浓度低于5微克/分升曾被认为是“安全水平”,但美国疾病防控中心(CDC)表示,深入研究发现,血铅浓度并非“微量无害”,而是“没有”,即便浓度很低,也可能造成儿童智障,因而无法划定可靠的安全限值。目前全美还有许多青少年住在老房子里,这些房子多在实施含铅涂料禁令前所建。如果孕妇住在铅污染屋里,可能导致流产、早产,或影响胎儿的大脑、肾脏和神经系统,小孩以后可能面临学习困难和行为问题。

含铅涂料 全球受限2014年“预防铅中毒国际行动周”期间,联合国环境署发布了一份报告,分析了9个国家共234罐住宅用涂料的含铅量,包括阿根廷、阿塞拜疆、智利、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亚、加纳、吉尔吉斯斯坦、突尼斯和乌拉圭。除了智利与乌拉圭,其他国家的涂料含铅量均高于1万毫克/千克,而阿根廷、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亚与突尼斯的涂料含铅量则高于9.9万毫克/千克。检测结果令人不寒而栗。

类似的研究发现,非洲国家的涂料含铅量更令人堪忧:尼日利亚装修涂料样本的平均铅含量高达3.7万毫克/千克,埃及为2.62万毫克/千克,喀麦隆和南非均接近2万毫克/千克。

1990年,大多数高度工业化国家对室内涂料含铅量做出限制性规定。美国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颁布了行业指导令,首次要求在公共建筑消除含铅涂料的使用。1997年,澳大利亚将住宅用涂料的含铅量减至1000毫克/千克,智利将涂料含铅量限制在600毫克/千克以内。2009年,第二届国际化学品管理大会将消除含铅涂料定为优先政策;美国将标准降至90毫克/千克并延续至今。

2011年,乌拉圭将涂料含铅量限制在600毫克/千克以下。2013年,斯里兰卡将装饰性涂料的含铅量限制在600毫克/千克以内;菲律宾将标准定为90毫克/千克。据世卫组织的数据,全球已有超过30个国家逐步停止使用含铅涂料。我国国标《室内装饰装修材料 内墙涂料中有害物质限量》明确规定,内墙涂料铅不得高于90毫克/千克。

随着人们对含铅涂料危害的认识日益加深,含铅涂料退出历史舞台只是时间问题。但在消除这种危害之前,有必要加强预防。

某些铅化合物会用于化妆品或染发剂中,应确保孩童远离这些产品。除了定期清洗地板、窗台、打扫地毯以减少铅尘外,管住儿童的嘴巴很重要,培养孩子勤洗手的习惯,严防“铅从口入”。对6岁以下儿童每年做一次血铅测试,如果高于2微克/分升,或患有异食癖(吃非食物的东西)、缺铁性贫血等,血铅检查应更频繁。如果孩子出现学习困难、自闭症、注意力集中障碍、注意缺陷多动症或侵略性行为等问题,也应进行血铅检测。6岁以后每5年检查一次血铅浓度。

淮南妇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治疗前列腺囊肿医院
抚州治疗急性附睾炎医院
双鸭山牛皮癣治疗方法
昆明南大脑科医院电话
友情链接
湘西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武威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酒泉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遵义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遵义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安顺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黔西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黔东有哪些内科医院 黔东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拉萨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拉萨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山南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山南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林芝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林芝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骨不连医院 宫颈鳞状细胞癌医院 石嘴山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湖北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湖北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玉树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天津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玉树有哪些屈光医院 玉树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天津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玉树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天津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河南有哪些儿科医院 海西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海西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台湾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四川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四川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香港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河北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澳门有哪些内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河北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澳门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河北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肝炎医院 湖南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法四医院 湖南有哪些室缺医院 北屯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其他医院 安徽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骨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产科医院 双河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双河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其他医院 安徽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福建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福建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一乙医院 福建有哪些眼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二级医院 山西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陕西有哪些肝炎医院 青海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一甲医院 韶关有哪些产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二级医院 深圳有哪些儿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二丙医院 深圳有哪些外伤科医院 五家渠有哪些二级医院 澄迈有哪些三乙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二乙医院 咸宁有哪些医院 惠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广州中医医院哪家好 汕尾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深圳中医医院哪家好 汕尾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东营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