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原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洪武皇帝钦定逆臣录清查蓝党运动一直持续到洪武末年

发布时间:2019-06-18 13:09:25 编辑:笔名

洪武皇帝钦定《逆臣录》——清查“蓝党”运动一直持续到洪武末年   到了洪武二十六年(1393)九月,大规模杀人杀了七个月的十分大度地下诏,宣布大规模清除蓝党运动结束:“蓝贼为乱,谋泄,族诛者15 000人;自今胡党、蓝党概赦不问”。但实际上运动并没有结束,从方志的记载来看,直到洪武末年大明地方上还在进行清查“蓝党”分子。   在当时的朱皇帝看来,他不仅要搞垮、整死“蓝党”分子,而且还要将其“批倒”、“批臭”,让他们在天地人间和地狱里都永世不得翻身,于是就亲自上阵作序,专门将蓝党分子的名单及其“罪行”(近千人在酷刑底下的口供)公告天下——《逆臣录》诏示全国。   在开篇《御制逆臣录·序》中,朱元璋这样说道:“朕观自有载籍以来,乱臣贼子何代无之,然未有不受诛戮而族灭者云何?人君开创基业,皆奉天命,故遣将出师,无征不克,无坚不摧。其乱臣贼子,初无他意,因奉君命,总数十万精锐以出战,将不下数千百员,所向成功,皆战将与士卒之力也。及其功成,归之大将,见其若此,以为己能,遂起异谋。孰不知君奉天命则昌,臣奉君命则胜,若违君命,逆天心,安有不灭亡者乎?呜呼!朕本布衣,因元纲不振,群雄蜂起,所在骚动,遂全生于行伍间,岂知有今日者邪。继而英俊来从,乃东渡大江,固守江东五郡,日积月增,至于数十万,修城池,缮甲兵,保全生齿,以待真人。此朕之本意也。奈何皇天眷命,兵威所加,无坚不摧,疆宇日广,为众所推,元归深塞,遂有天下。自乙未渡江,至今洪武癸酉,已有三十九年矣。即位以来,悖乱之臣,相继叠出。杨宪首作威福,胡、陈继踵阴谋,公侯都督鲜有不与谋者。赖天地宗庙社稷之灵,悉皆败露,人各伏诛。今反贼蓝玉,又复逆谋,几构大祸。其蓝玉,幼隶开平,数从征伐,屡有战功。初与胡、陈之谋,朕思开平之功及亲亲之故,宥而不问,累加拔摧(应为‘擢’)。因诸将已逝,命总大军,号令所加,孰不听其指麾,故所向有功。蓝玉见其若此,自以为能,殊不知此乃皇天后土福佑生民,眷顾我朝及将士之力所致。设使不授以命,不与士卒,纵有勇力能敌几乎?此等愚夫,不学无术,勇而无礼,或闲中侍坐,或饮宴之间,将以朕为无知,巧言肆侮,凡所动作,悉无臣礼。及在外,非奉朝命,擅将官员升降,黥刺军士,不听诏旨,专擅出师,作威作福,暗要人心。朕数加诫谕,略不知省,反深以为责辱,遂生忿怒,乃同曹震、朱寿、祝哲、汪信等合谋,阴诱无知指挥庄成、孙让等,设计伏兵,谋为不轨。其公侯都督皆系胡、陈旧党,有等愚昧不才者,一闻阴谋,欣然而从;有等无义公侯,虽不为首,谋危社稷,任他所为,坐观成败,欲为臣下之臣,岂期鬼神不容,谋泄机露,族灭者族灭,容忍者容忍。其容忍者,若能知感,省躬自责,则必永远无患,与国同久。特敕翰林,将逆党情词辑录成书,刊布中外,以示同类,毋得再生异谋。洪武二十六年五月朔日序。”   通览上文,我们作个解读,在这近千字的“指示”中,洪武皇帝向全国人民讲述了如下几大问题:   批倒批臭“蓝党”,踏上一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明史的睁眼瞎   ,自古以来乱臣贼子为什么没有不受身戮族灭的?   朱元璋解释说:因为人君开创江山基业,都是敬奉了天命而行,所以一旦遣将出师,往往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而在这过程中,乱臣贼子并无什么不轨的想法,他们往往承奉君命,统领数十万精锐大军,就连跟着跑龙套的将帅手下也得要有数百上千个兵士,你说这仗能不打赢?其实说到底,军事胜利是战将与士兵们拼死努力的结果,是由于朝廷中央的正确领导啊!但在某些将帅看来却不是这样的,一旦功成了,他们往往将之归结于自己,总以为自己如何如何有能耐与本领,遂生不轨之心,殊不知君主是敬奉天命而使事业兴旺的,臣下只不过是尊奉了君命而取得胜利的。倘若他们违背君命,也就是逆天而行,那么这样的乱臣贼子哪有不灭亡的!   第二,我朱元璋为什么会当皇帝?告诉你们:我是奉天承运,可不是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   我朱元璋原是淮北乡下的一个普通农民,时值纲纪不振,群雄蜂起,我们连一个安身度日的地方都没有,我当初是没办法才去当兵的,不曾想到会有今天。再说我当兵以后,天下豪杰络绎不绝地前来投奔我,我就率领大家一起东渡长江,来到了南京,坚守江东五郡,日积月累,将队伍发展到了数十万人。即使到了这一步,我还号令大家修筑城池,整缮铠甲,训练兵士,制造武器,保全百姓,等待上苍派出真人来作万民之主,这是我的本意!不曾想到皇天眷命于我,我军出征无坚不摧,无城不克,疆土日益广阔,而我又被众人所推戴,恰好蒙元人识趣地逃回了他们的漠北老巢,我这才君临天下啊!   在这里,朱元璋讲述自己帝王事业经历一大半为真,譬如他起兵、渡江与建都南京,等等,这大体上与历史相符,但在四个节骨眼上他施了“障眼法”:,红巾军起义如何打击与牵制元军主力,便于郭子兴、朱元璋队伍发展。第二,朱元璋自己如何在郭子兴那里发家,终取而代之?如何搞得郭子兴断子绝孙的?第三,朱元璋如何费尽心机开创、发展以应天为中心的江南地区政权?第四,朱元璋如何冒着生命危险指挥军队进攻对他及应天地区毫无威胁的浙东元军和侵犯并无多大攻击性的东邻张士诚,如此不常之举又仅仅是为了保全自身政权下百姓生命?说到底,这些个个都是致命的话题,决不能提及,巧舌如簧的朱元璋就来个大而化之,含糊其辞。“看不见”的就说成是“皇天眷命”,这样一来为自己“枪杆子里面”打出来的帝国政权涂上了一层天命的神秘色彩;看得见且为全国人民都知道——“鞋拔子”脸自己在应天城里称帝,那就将它说成是“为众所推”,换成耳熟能详的话来讲,那就是全国人民共同愿意的必然选择,不信、不服?我们有的是枪杆子!这就是中国传统社会里那些嘴巴大的权位高势能者所竭力唱响的主旋律。用朱元璋那美妙说辞来讲,就是“奉天承运,庶见人主,奉若天命,言动皆奉天而行,非敢自专也”。而这样的“天命”不仅仅体现在皇天眷命我朱元璋开创大明,而且还反映在它保佑我大明朝廷粉碎了一次次犯上作乱的阴谋活动。   第三,自我大明开国以来历次政治阴谋为何会破产?就是因为“天命”不佑!   朱元璋在回顾自己的“伟大”创业史时曾这样说道:自从1355年我率领大家渡江定鼎南京,至今已有39个年头,从我即位称帝算起到今年也有26个年头,虽说以前大明外面战事不断,但我朝廷内外也不见得安宁呀,悖乱之臣,相继迭出。先是杨宪擅权,作威作福;随后又是胡惟庸、陈宁谋反,朝廷敕封的公侯、都督几乎没几个不参与的。再说眼下的反贼蓝玉同党案犯不以前车为鉴,一意孤行,谋逆作难,差一点就要构成大祸,幸亏我宗庙社稷神灵保佑,也承蒙上苍眷顾我大明,这些政治阴谋都一一破产了。大家知道这是为何呀?“天命”不佑他们啊!   “天命”一词可能是朱元璋公开说辞中使用频率很高的词汇,《明实录》中早可见的记载是在滁州根据地面临危险,朱元璋率兵东向救援六合起义军时使用了该词。1363年朱元璋与陈友谅血战鄱阳湖时又使用了,吴元年朱元璋攻灭东吴张士诚政权时再次大量使用该词,随后在指挥大军开启北伐时重复使用“天命”之说……洪武十三年正月粉碎“胡党”、废除丞相制时洪武帝再次这样说道:“朕膺天命,君主华夷”,云云。   由此可见,在感到自身事业与命运到了重大转折时,朱元璋往往要将自己打扮成“天命所归者”,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正确路线的代表,以看不见、摸不着的“天命”之使者自赋,君权神授色彩更加浓烈,无形之中告诉人们:你们中任何人都没法与我朱某人相比,包括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蓝玉,你想谋反,不先自己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模样!随即朱皇帝开始将话题转入编辑出版《逆臣录》的真正主旨、专讲蓝玉。   第四,蓝玉真有那么大的功劳?大明军出征的胜利是我朝廷内外集体努力的结果啊!   蓝玉年轻时是开平王常遇春手下的一员战将,因为经常跟随出征,屡有战功。洪武十三年胡惟庸、陈宁谋反案爆发,有人举报说蓝玉也是“胡党”分子。当时朕有所顾忌:一来他是开平王的内弟,看在立有不世之功的开平王常遇春份上,我也不能不有所考虑;二来蓝玉是我皇太子朱标的妻舅,虽说皇太子现在不在了,可开平王之女、蓝玉之外甥女常氏为太子妃,这可是铁定的事实,遵循自古以来‘亲亲’的原则,我也不能不对蓝玉网开一面,并屡次予以擢升。考虑到洪武中期,诸位老将相继去世,朝廷军队总得要有人领班吧,我就任命了蓝玉统领大军,众将士就此开始听命他的指挥,南征北伐,所向披靡。可蓝玉见此却以为都是他自己有能耐,有本领,沾沾自喜,殊不知这是皇天后土福佑我朝百姓,殊不知这是我朝廷与将士们共同努力的结果啊!假设当初我不授命你蓝玉那么大的军事指挥权,不让你带兵,纵使你蓝玉再有本领、再有能耐,就你一个人能抵挡几个敌人?   第五,我为什么要摧垮与清除蓝党?蓝党有何罪状?   我们再来看看蓝玉有着何等德性。他不学无术,莽撞无礼,简直就是一介愚夫。平日里要是有所闲暇或者在喝酒时,他往往巧言肆侮,所行所语,毫无臣礼,还以为我都不知道这一切。在外时,他擅自升降将校,黥刺军士,甚至违诏出师,恣作威福,暗地里又在收买人心,或挟制下属。对此,我曾几次予以告诫和劝谕,可他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不但不懂得自我反省,反而以为我的责怪是对他的侮辱,由此从心底里恨上了我,遂与曹震、朱寿、祝哲、汪信等人合谋,偷偷地引诱无知指挥庄成和孙让等,设下伏兵,图谋造反。在这些图谋造反的蓝党骨干成员中,公、侯和都督原本都是胡惟庸、陈宁的旧党,有的愚昧不堪,一听说蓝大将军要谋反了,他们就欣然加入;有的虽没有这般积极主动地参与,但相当无政治头脑,面对那些阴鸷的坏蛋谋危社稷,颠覆朝廷,他们却任其所为,坐观成败,甚至还有人想做易主之臣。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天地鬼神不容此!于是蓝党阴谋暴露,灭族的已被灭族,这叫什么?天命啊!   第六,解决“蓝党”问题的原则是什么?为什么要公布《逆臣录》?   朱元璋不厌其烦地对“天命所归”与蓝玉及其蓝党的“罪恶”做了一番简单介绍后,随即转入了另一个话题:全国范围内解决“蓝党”问题的原则是什么?灭族的已被灭族,未杀容忍的暂时容忍。不过朕希望他们有所感知朝廷的仁情厚意,省躬自责。倘若真能这样,那么他们将永远无患,与国同久。今天我让翰林院文臣们将蓝玉逆党分子的供词辑录成书,刊布朝廷内外,目的就是要让那些与蓝党分子有着相同忤逆之心的人赶紧断了这种念头,毋得再生异谋!否则的话,就不怕灭族?!   以上便是《御制逆臣录·序》的主旨,而《逆臣录》的正文大致是讲,大约有1 000个蓝党骨干分子在蓝玉回南京后的20多天的时间里陆陆续续前往蓝府,密谋造反。笔者给它算了一下,20多天一天都不拉下,平均每天大约要有40~50人到凉国公府去,这样的阵势还叫密谋吗?那简直就是去开会,或者告诉南京城里的人,在凉国公府我们大家正在集会,准备谋杀皇帝朱元璋。这可能吗?有可能,除非这些蓝党分子个个都是精神病人。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逆臣录》正文中还有大量蓝党分子讲述的如何协助谋反的精彩故事,譬如前文提到的江南首富沈万三女婿顾学文就曾这么供述:“一名顾以成,即学文,系苏州府吴江县北周庄正粮长。状招因见凉国公总兵多有权势,不合要得投托门下。洪武二十五年十一月内,央浼本官(指蓝玉)门馆先生王行引领,前到凉国公宅内。拜见蓝大舍之后,时常馈送礼物及异样犀带,前去往来本府(蓝府)交结,多得意爱。洪武二十六年正月内,有凉国公征进回还,是学文前去探望。本官正同王先生在耳房内说话,言问:‘这个是谁?’有先生禀说:‘是小人乡人沈万三秀女婿。’本官见喜,赐与酒饭吃饮,分付(应为‘吩咐’,后相同)常来这里说话。本月失记的日,又行前到凉国公宅内,有本官对说:‘顾粮长,我如今有件大勾当对你商量。’是学文言问:‘大人有甚分付?小人不敢不从。’本官又说:‘我亲家靖宁侯为胡党事发,怕他招内有我名字,累了我。如今埋伏下人马要下手,你那里有甚么人,教来我家有用。’是学文不合依听,回对一般纳粮副粮长金景并纳户朱胜安等说知前因,俱各喜允,前到本官宅内随从谋逆。不期败露到官,取问罪犯。”   “故事”讲得很“精彩”,也很形象,但假如你细细再读一遍的话,或许会发现问题了:蓝玉密谋要造反,但似乎手里兵力不够,所以次见到沈学文时就迫不及待地向对方打听:“你那里有什么人,教来我家有用”。姑且不谈别的,仅就这一件事的叙述来看,存在着两大漏洞:,蓝玉是武夫,但绝不是白痴,他想谋反,总不至于跟一个次见面的人就讲:我在密谋一个天大的阴谋——造反;第二,蓝玉行事鲁莽,可能不假,但脑子不可能有问题,否则的话他怎么能指挥千军万马取得那么大的军事胜利。但据上面的顾学文供词所述,蓝玉要他准备些造反人手或言辅助军事力量,这吻合逻辑吗?顾学文是江南富户、粮长,若向他要些钱粮作赞助,尚且讲得过去,而向他要帮忙造反的人手或言辅助军事力量,这叫什么?牛头不对马嘴,痴人说梦。   当然有人可能不这么认为,因为顾学文毕竟是粮长,手下有粮户,那么我们再来看看下面两个土得快要掉渣的蓝党分子的供词:   “一名蒋名富,凤阳府定远县凤停乡人,原系蓝玉家打鱼网户。状招洪武二十六年正月内,为见本官征进回来,是名富自备酒物鱼鲜等项前来本家拜望。彼时赐与酒食。吃饮间,有凉国公言说:‘老蒋你是我的旧人,我有句话和你说知,是必休要走了消息。如今我要谋件大事,已与众头目每(们)都商量定了,你回去到家打听着,若下手时,你便来讨分晓,久后也抬举你一步。’是名富就便拜谢出府。回家听候谋逆间,不期前党事发,诛除了当。今被同乡民人尹大等二名首发,罪犯。”   “一名徐改安,应天府句容县民,状招洪武二十六年正月内,在京(做)买卖,因与凉国公家仪仗户李三相识,前去相探本人。茶话时,李三密说:‘如今家里大人(指蓝玉)在四川回来,已与各卫头目商量定了,要谋大事。你那里若有好汉,收拾得些来出气力,久后也得些名分做。我如今就带你去拜见他。’是改安明知谋逆,要得相从,当即根(跟)随本人前去拜见。本官问说:‘这是甚么人?’李三禀说:‘这是我相识(即认识的熟人),句容人。’当有本官叫李三:‘你去办些酒食与他吃,就分付他去,着他寻些人来听候。’当即回到李三家,饮酒间,有本人亦将前事密说。改安当即应允回家,与同周关关等议说前事。各人又回说:‘想当初,指望胡丞相做得成时,带挟我每(们)。不想犯了,争些害了我每(们)。久后也不知如何?既如此时,我每(们)再去收拾些人,听候接应他。’当令戎梅保前去京城凉国公门首打听消息,不期党事发露,致被力士将本人拿获,招改安等在官,提问罪犯。”   从上面供词的表象来看,所谓的蓝党分子包藏祸心,蠢蠢欲动,唯恐天下不乱。但细心琢磨一下,问题就来了:   ,蒋名富和徐改安等所谓的蓝党分子做了有罪供述,似乎表明蓝玉谋反的触角早已延伸到了京城以外的大江南北,形势十分严峻啊!但大家不要忘了,蒋名富是个渔民,徐改安是个做生意的小商人,说到底一个就是打打鱼的,一个就是做做小买卖的,叫他们一起来谋反?想必读者朋友看到这里肯定要喷饭,蓝大将军手下缺人总不至于缺成这样吧!   第二,蓝玉次认识句容小生意人徐改安,就跟他说密谋造反的事情,这可能吗?除非是蓝玉的脑子不正常了。   第三,蓝玉阴谋造反,托徐改安回句容去“寻些人来听候”,这岂不是要徐改安去组织发动乡民?这还叫密谋造反吗?   《逆臣录》正文中这类荒唐的供词比比皆是,数不胜数。一句话,洪武后期所谓的蓝党谋反一案纯属子虚乌有,蓝玉及数万条生命都是被冤杀的。   蓝玉包括蓝党分子是被冤杀的,这在清朝初年人们已经为之平反了。在张廷玉主编的《明史》中蓝玉的地位已被“扶正”,他没有像胡惟庸那样“背”,一直被列在“奸臣传”里,而是放到了功臣武将一栏,这基本上是公允的和客观的。但话要说回来,蓝玉被杀多少让人有一点“罪有应得”的感觉,但下面的两个大将军、公爵的被杀,实在是让人愤懑不已。   洪武帝双重亲家、大将军傅友德杀子案——洪武二十七年(1394)在明朝开国的功臣勋旧中,一个是徐达,一个是傅友德,他们俩在生前可以说是荣华之至。这不仅是因为两个人都曾被封为公爵,而且他们俩都是皇帝朱元璋的“双重亲家公”。能与皇帝攀上“双重”亲家,在人们的心目中该是多么荣耀的事!有人说,那不一定,说不准是小两口两情相悦而木已成舟了,做父母的来个顺水人情,那是600年后的现代社会里才会发生的事情。再说,我们民间经常说及这么一个长相遗传规律:儿子像母亲,女儿像父亲。我在想,朱元璋那个猪腰子脸要是他的几个公主女儿长得像他了,那肯定可以在超级国际美女大赛中获奖。但皇帝女儿再丑也不愁嫁不出去。俗话不是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么,朱元璋几个女儿嫁的都是开国功臣儿子或极其体面的上层人物,被洪武帝誉为“大明开国功臣”的李善长之子得了一个,现在我们讲的傅友德的儿子也得了一个;更有傅友德的女儿还被选聘为洪武皇帝三子晋王朱世子朱济的妃子。朱元璋是一个苛求“完美”的人,能与这样苛求“完美”的皇帝结上双重亲家,可以肯定地说,这个人在朱元璋心目中的地位是非同一般。那么,傅友德到底是怎么一个人呢?推荐阅读:

帝释天简介

司马懿一生残暴之事是啥?手段绝不亚于曹操!

曹植简介

德州专治癫痫病哪家好
泸州医院治癫痫病
西宁医院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