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原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符神 第二百八十二章 遇袭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2:38 编辑:笔名

符神 第二百八十二章 遇袭

“你叫辛焱?”杜六脸上也微露惊容,他再次打量了一眼辛焱,説道:“我记得你了,你是灵宵派冷月门下,的男弟子。你原本是符工弟子,在进入秘境之前,才开始学剑的。对不对?”

“对!前辈所説分毫不差。”

辛焱不由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杜六这样的高手,居然对自己的情况竟是了如指掌。

不止是辛焱,就是若夕和傲月、吉儿也是大吃了一惊。须知杜六这个级别的高手,除了修炼之外,还要处理大量的事务,极少会对像辛焱这样出身xiǎo门派的弟子这般关注。

杜六哈哈一笑,説道:“正好上次灵雾秘境试炼时,我也恰逢其会,所以对参加上次秘境的弟子,特别是能够活着出来的家伙,特别有印象。我记得上次的灵雾秘境试炼时,本土的弟子活着出来的有十一人,你便是其中之一!”

“原来是这样!”若夕和辛焱这才恍然大悟。

傲月再次打量了辛焱一眼,説道:“原来是从秘境中杀出来的。难怪这般厉害,居然可以把无极八剑打得这般惨。”

“不过是一时侥幸罢了!”辛焱正色道:“若非无极八剑畏惧傲羽城主的威名,打起来束手束脚的,我就算能够取胜,也须经过一番苦斗。”他这话倒并非完全是谦虚,无极八剑的八门金锁阵奇玄无比,威力极大,他们如果摆开阵势,放手一战,辛焱即便能够取胜,也绝做不到这般轻松。

“制敌,而不受制于敌!这是战斗中重要的一条。他们忘了这一条,所以便一败涂地。”杜六眼中闪烁着动人的光芒,他对辛焱道:“你知道,我欣赏你的一diǎn,就是不惧强敌,敢打必胜。”

“前辈过奖了!”辛焱拱手一礼,説道:“若非前辈出手,我只怕要早被王跋等人打趴下了呢!”

杜六哈哈一笑,説道:“你不必在我面前谦虚。若是生死之战,就算是王跋等人加起来,也不是你一人之敌。”他略略沉呤了一下,説道:“这次试剑大会,我手上还有两个名额,怎么样,你和若夕姑娘有没有兴趣?”

若夕见焱还在犹豫,一把拉过他来,説道:“杜伯伯这般看得起你,你还捏捏扭扭地做什么。还不快应承下来。”她也不待辛焱説话,直接对杜六説道:“嗯,这名额我们要了。”

杜六diǎn头道:“好!以你们两人的实力,必能在此次金莲试剑大会上大放异彩。”

若夕嫣然一笑道:“杜伯伯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两个名额都归他。至于我嘛,动动嘴皮子,做做生意倒还行,动刀动枪的事,就免了吧。”

杜六奇道:“两个名额都归他?他一个人参加比试,怎会要两个名额?”

若夕道:“金莲试剑大会,不是分文比和武比两种吗?他既参加文比,又参加武比,自然需要两个名额!”

杜六一拍脑袋,哑然失笑道:“我倒是忘了,灵宵派的传承弟子,向来都是剑艺和兵法兼修的。”他拍拍辛焱的肩膀,説道:“好嘛,我倒要看看,灵宵派南宫掌门调教出来的高足,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

傲月趁着杜六高兴,説道:“既有他这样文武兼修的高手在这里,那我去天看流云漫天,自是安全无虞了。”

杜六想了想,説道:“好吧。不过,你可不要再惹事。我刚刚收到消息,昆仑、方寸、北俱和移玉宫来参加试剑大会的弟子也进城了。另外,各派前来参加大会的,也都是年轻一辈的高手,你们不可造次生事。”説着,他对辛焱和若夕道:“我还有些事要做,大xiǎo姐就拜托你们照拂了。”

“哈哈,这下可好了。咱们有得玩了。”

杜六才走开,傲月和吉儿就像开锁的猴子一般,又蹦又跳。

辛焱看着疯狂无比的傲月和吉儿,不禁大为惊奇。傲月和吉儿两人的举动完全颠覆了两人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若夕却似乎见怪不怪,她对辛焱説道:“如果你是她们,整天都被人关在家中,无时无刻地被一大群人跟着,想做什么事都做不成,日子久了,你也会这样的。唉,这就是所谓的大家闺秀的悲哀。”

“原来是这样!”辛焱原本以为,只有南宫云珊是这样,没想到傲月也是这般。

傲月和吉儿闹了一会儿,也停了下来,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説道:“唉,其实,我也想像若夕姐,甚至是和你一样,可以无拘无束地,想到哪里,就去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么一天到晚地被人关着,被人管着,我都快发疯了。”説着一行清泪滑落在她那美丽的面庞上。

若夕为傲月擦干眼泪,説道:“好了,好了!咱们这就去看云了,你若是再哭,只怕连云尾巴也看不到了。”

“嗯,我还是xiǎo时候跟爹去看过呢!”一説起看云的事情,傲月又高兴起来,她眨巴了一下眼睛,説道:“这样吧。我和若夕姐扮成夫妻,吉儿继续扮xiǎo厮。”説着,她顿了顿,指着辛焱説道:“你就是我们的保镖。嗯,一会儿如果有人再敢来抢若夕姐,你就狠狠揍他们。嗯,就像打无极八剑一样。全部把他们放倒了。”

若夕脸上一红,説道:“我就怕一会儿出来一大群女贼,别人都不抢,就光抢你俊秀风流的公子哥!”

一路上,若夕和傲月、吉儿打打闹闹,没有一刻安宁,偶尔三人也拿辛焱来打趣,好在辛焱早就要定了主意,不论她们如何挑逗引诱,皆是像木头一般,不予理会。

三人也拿辛焱没办法,只好把话题转移到关于天云山的种种奇闻怪谈上来。傲月和若夕的见识俱是不凡,对于天云山的各种秘辛所知甚详,辛焱也听得津津有味。

四人行了约有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天云山半山之上,山间云雾变得浓厚起来,一朵朵洁白无比的流云雾气,充斥视野。穿行在白茫茫的云气中。这是灵雾雨林,灵雾经年不散,而且极为浓稠,在灵雾中,不但视线受限,只能看到眼前数十丈的景物,就是神识也会受到影响。

辛焱所修的《天火炼神》是dǐng级的妖术之一,十分注重神识的修炼。经过近一段时间勤修苦炼,辛焱的妖术境界又有了突破,他在半月前终于突破了种魂境界,凝成了阴神。

妖以神识的强弱划分修为等级,共分为七阶,分别为星火、化物、种魂、阴神、妖府、六轮、天脉;分别对应修者境界的练气、筑基、凝脉、金丹、元婴、化神、渡虚七大境界。

阴神境对应的是修者的金丹境界,可是即便是这样,辛焱的神识也只能探查周围不到三百丈的范围。

而若夕、傲月和吉儿的神识更是大为受限,她们很快在云雾中迷失了方向。

辛焱突然傲月问道:“这云海以前也是这样吗?”

辛焱的问题让傲月有些挠头:“以前?以前我只来过一次,那一次云海的云好像没有这么多。可是,这云海中的云变幻不定,云多些也是正常。”

辛焱diǎn了diǎn头,他取出一根捆仙索,説道:“大家都抓着捆仙索吧,在这云海中走散了,麻烦就大了。”

“这个办法倒不错!”吉儿闻言极是兴奋,她们抓住捆仙索,欢快地叫了起来。她们全然没有注意到,辛焱和若夕、傲月的脸色都有凝重。

四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走在队伍的辛焱突然停下了脚步,摆出警戒的姿态。

若夕和傲月眼中也闪过一道寒芒,立即停止脚步。只有吉儿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

“大家xiǎo心,有人在朝我们接近。”辛焱低声道。

辛焱的妖术修为已经到了阴神境界,神识感观变得极其敏锐,周围哪怕是微xiǎo的动静也瞒不过他的耳目。

若夕和傲月亦是实力过人之辈,几乎在辛焱开口提醒的同时,他们便察觉到危险!

若夕口中默念咒语,芙蓉仙子已是出然在半空之中,她手执双环,神色凛然。

傲月刷地抽出一把飞剑,这把飞剑又细又长,宛如一弘秋水,显然不是凡品;吉儿也取出一对赤焰双环,蓄势以待。

辛焱也不敢怠慢,他没有用飞剑,而是取出了雷鸣嗜血,握在手中。与此同时,他将青牛、黑灵鲤、碧眼蟾蜍和涅槃四个吃货也唤了出来。他犹自不放心,将机关傀儡也召唤了出来,护在傲月和吉儿身侧。

“一会儿,你们就守在原地,坚守待援。外面的敌人,我来打发!”

辛焱的话音刚落,只听几声微响,十数道剑气突然从云雾里射出来,挟着急促的破空声。

“日你妹子的!居然敢偷袭哥!”

辛焱动作极快,手上一展,手中暗扣着的数十枚同时发出,化为数十道暗金色飞剑向剑气来袭的方向疾射而去。

在敌情未明的情况下,贸然出击危险极大,特别是在神识和视线严重受限的云海之中,用暗剑符来对敌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为剑气所凝聚,威力非寻常法符可比,特别是辛焱凝成金丹之后,剑意日渐精进,所炼制出的暗剑符的威力也与日俱增。

若夕也是玩符阵的大行家,但是当她看到辛焱发射法符的手法时,还是忍不住地暗暗吃惊。

只见一枚枚的有如流水一般的从辛焱的指尖飞出,速度之快,让人目不睱接。

转瞬之间,辛焱已经发出了数百枚暗剑符。

“不好,老三、老四都中招了。”

“这是什么鬼法符,怎么如此厉害!”

“不要管这些法符,大伙快diǎn冲上去!”

只听云海中一片乱叫,这些隐藏在云海之中,企图偷袭的修者,被辛焱所发出的暗剑符打得一阵地鸡飞狗跳,狼狈不堪。一些倒霉的家伙在猝不及防之下,还受了不轻的伤。

“哼哼!我让你们偷袭!”

辛焱抓出一大把,朝着叫声密集处,以天女散花的手法打出。

从云雾里冲出来几道白影闪避不及,顿时身形一僵,他们的头颅俱是不翼而飞。

砰砰砰!

这几具无头的尸体纷纷摔在地上,他们的颈部多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鲜血狂喷。

“啊!”

傲月和吉儿何曾见过这等场面,只觉一阵地头皮发麻,恶心得想吐。

五名玄级杀手发动的同时,孟广生、孟龙生、云寒、贺胜和林强也同时出手,向辛焱和若兰扑了过来。

十道如匹的剑意封锁了辛焱和若兰全身的每一寸空间,无论他们往哪个方向飞遁都难逃剑意的锁定。

“哼哼!想偷袭哥?没有这么容易!”辛焱双手如抡琵琶般地一挥,在瞬间打出七八十张五品炎雷符,这些炎雷符瞬间闪起耀眼的光芒,流星般地向五名玄级杀手和孟广生等人袭去。

五名玄级杀手和孟广生还没反应过来,这些炎雷符就到了面前。他们一眼就看出这些炎雷符威力非同一般,纷纷四散躲避,但是哪还来得及,只好拼命催动灵甲抵挡。

“轰!“

七八十道炎雷符几乎同时在五名玄级杀手和孟广生等人头dǐng炸开,剧烈爆炸所产生的耀眼白光比一百个太阳的光芒还要闪亮,所有的人都被波及,或多或少地受到了伤害。

五名玄级杀手更是首当其冲,他们冲得急,对辛焱的危胁也大,所以辛焱对他们也是重diǎn照顾,冲他们而去的炎雷符竟多达五六十枚。

这些炎雷符同时爆炸的威力是何等之大,即便是五人身上的灵甲都是五品dǐng级的好货色,在这样的恐怖的攻击面前也脆弱得和纸做的一样,剧烈的大爆炸直接把他们身上的灵甲轰成了碎片,炸得他们血肉横飞,身受重伤,要命的是,耀眼强光在一瞬间晃瞎了他们的眼晴。

“动手!”辛焱大吼道,涅槃身上五色光彩一闪,七阴玄煞大阵瞬间发动,无数毒瘴魔烟从地下喷射而出,无数魔火在空中闪动,凝聚成一道道火,从天而降,瞬间就落在五人的身上,五人在火中痛苦地嘶叫着,挣扎着想逃跑,但转瞬就被火海所吞噬。

孟广生等人看着五名玄级杀手竟在瞬间被辛焱所杀灭,无不心惊胆战。但是他们也知道,事以至此,除了拼死一战之外,别无出路。因为只要被辛焱逃出生天,把这事捅到掌门那里,他们无论逃到哪里,也难逃门派的追杀。

辛焱干掉五名玄级高手,却并不急于动手,他像看死人一般地看着孟广生等人,笑道:“哥早就想收拾你们这些渣渣了,想不到你们还自己送上门来。”

“狂妄!”孟广生等人闻言无不大怒,却没有人冲上前去与辛焱拼命,因为谁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攻破七阴玄煞大阵,擒杀辛焱和若兰。

“孟龙生我来对付,你带着四个吃货对付其他人。”辛焱身形如电,举着向孟龙生疾冲过去,机关人平端着神弩,紧随其后。

而若兰一挥手,领着青牛、黑灵鲤、碧眼蟾蜍和涅槃四个吃货冲向孟广生等四人,与他们战作一团。

孟龙生在试剑大会上败在辛焱手上,心中恨极了辛焱,怒吼道:“去死吧你。”説着他猛地一挥,手上破天剑一声铮鸣,剑身就化为无形,辛焱只觉得气息一窒,周身都被冰寒刺骨的剑意笼罩。

感受到剑意的威胁,他的《涅槃心经》自动运行,身上泛起一道淡淡的金光,形成了一个金色的护罩,拦住了空中细碎的剑意。

孟龙生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他自回山之后,静心潜修,不但凝脉成功,而且剑意修为大有长进,这招《破天斩》从有形化为无形之后,袭敌无声无息,威力更是大增,没想到竟被辛焱的护体灵罩就挡住了。

他眼中厉色一闪而逝,狞笑道:“护体灵罩使得不错,不过凭这个也想挡住我的剑势?我倒要看看这次谁能救得了你。”

説完手上剑诀一动,冷寂无声的空中突然现出无数冰晶一样闪亮的剑芒,纷纷向辛焱就扎了过去。

在这些剑芒面前,辛焱的护体灵罩脆弱得就软皮鸡蛋壳一样,被扎了个痛透。

“日!”辛焱一声怒吼,全身都是钻心的痛,他没有想到孟龙生的剑意竟然这般厉害,不但破掉了他的护体灵罩,还轻易地就把他身上的五品战甲打成了筛子。

不过辛焱丝毫也没有停下脚步,继续举着雷鸣嗜血向孟龙生冲了过去。

孟龙生知道辛焱想逼近他,与他近身搏杀,他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铁青,手下剑势更不容情,狂暴的剑意风暴向辛焱席卷而去,将沿途的一切撕得粉碎。

《暴风斩》!

孟龙生的剑意狂暴无比,辛焱不敢硬扛,他身形一晃,身体一阵模糊了,幻化成八道一摸一样的身影,向四面八方逃去。

《分光神影遁》!

看到辛焱突然一分为八,孟龙生大吃一惊,不过他却没有慌乱,手上剑势微微一变,《暴风斩》的剑意竟一分为八,把八个辛焱都笼在其中。

茂名市茂南区人民医院
沈阳市红十字会医院
重庆治疗牛皮癣方法
白癜风治疗九江哪家医院好
威海看白癜风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