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喂还有15分钟登机你在那呢怎么在候机大厅

发布时间:2019-07-16 15:06:32 编辑:笔名

多少事

世间多少事,了尤未了,不如不了了之;天下无数法,多恰似无,以至无法无天。

刚处理完一帮烦人的代理商的结款问题,卓染抬腕看了看表,已过了中午12点。早就没了食欲,只是快步的回到车里,点一根烟,降下车窗,然后发动车子。

几分钟后,一辆黑色volov S40缓缓驶出金豪大厦的地下车库。雨似乎停了,还是阴天。满街的圣诞树形态各异的站在灰蒙蒙的空气里,让人厌烦。

正在想着怎么应付下午那两个琐碎的质量投诉,这时候响了,卓染很娴熟的单手把着方向,右手从包里摸出,显示的名字是李艾,那样一个熟悉的名字,可似乎又有点陌生。她咳嗽一下,让声音显得平静,接起来。

喂。

喂,还有15分钟登机,你在那呢,怎么在候机大厅没看见你?

怎么,你知道我也坐这班飞机?

当然了,这世界又能有多大,况且,这个年会,SAM公司不让你去,又会有谁有资格?

呵呵,李经理怎么变得爱恭维人了?哦对了,应该称呼你李总才对,听说你在新公司,如日中天,不可限量呢。

卓染,你一点没变,还是一句话能把人给损死……好了,还不现身?

现不了身了,我还在C市呢,听见边上车的喇叭声了么?你一直抱怨说我们这的人开车就是没你们L市的人素质高,爱按喇叭。

说着,卓染刻意的轻按了下喇叭。

什么,你不去这趟旧金山?

那头李艾低沉平静的声线似乎被打破了,语调明显带着失落。

卓染竟有一股莫名的得意。

怎么,李总好像很期待这次同行?

卓染,你就不能不那么尖酸么,半年没见了吧,就算我有些期待,难道就要被嘲笑么?

李艾这么一说,卓染倒一时语塞了,顿时有淡淡的酸楚袭来,虽然淡,却招架不住,脚下也已经不自觉的点了刹车,车靠到了路边停下来。

我这不是说笑么,我临时有事呢。你也知道,年底了,各渠道上的事情都挺多的,早上才改签的航班,晚一天去,明天中午飞。我……我还以为,你恨我呢。

怎么会呢。恨你?我那舍得。

这句话,说的让人更难招架,像是轻浮,又像是有些真心。卓染不想去深究,只是以同样的暧昧回应。

呵,那就了。现在呢,我也有点期待了,只好让李总您多等一天了,旧金山见吧,只要你的飞机不掉到太平洋里去。

好,不见不散。

当天晚上,西亚航空公司公布飞机失事消息。

第二天,各电视台电台报纸纷纷报道了已证实的消息:从北京飞往旧金山的DM9527号航班,因机翼老化的问题,在太平洋上空出现故障而坠机,乘客及机组人员无一生还。

SAM公司当即查询到了乘客名单,销售部南方区经理卓染,以及半年前离开公司的前销售部北方区经理李艾,都名列在内。

一片哗然。

宣涛,卓染的上司,SAM公司销售副总,没有出席当天的年终董事会,办公室的门,一天未开,亦无法接通。没有人敢去敲门。

半个月后,李艾的葬礼。

文静,李艾的妻子,亲手操办着这场葬礼。地点不是在殡仪馆,而是在L市郊区的一座僻静的寺庙里。一来是文静信佛,二来,或许她也是为了回避些什么。

文静没有通知任何SAM公司的人。

一间小小的佛堂里,摆着李艾的骨灰,还有放大了的黑白照片。一张很好看的脸,英俊,并且年轻。

络绎的有人进来,鞠躬,摆放一些花篮。都是李艾身前的同学旧友,现公司的同事来的不多。

又有人影进来。

一裘黑衣,大束白花,墨镜下,是一张年轻女子的脸。娥眉淡扫,直鼻,瘦窄的下颌显得清澈内敛,可眉宇间,却有一分张扬。

没有人认得她,她亦不和别人打招呼,径自上前,把一大捆菊花摆在照片前,然后凝视着照片。

照片蛮帅的,一点不显老,没给你献过花吧,没想到一献就是菊花,你可真够狠的。

她的说话很轻,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可站在她身后的文静,还是听到了。

请问你是?

她一回头,只见一个面容憔悴的女子,比她略高,清瘦,却瘦得没有形状,背好像有点驼,平淡的五官,又或许因为哭的多了,有些浮肿。

哦,您是李夫人吧,我是李艾的同事。

我叫文静,没见过你呢,刚才你们同事说了这几天都忙,感谢你能来,该怎么称呼你呢?

叫我sammi好了,不过,我可能没说清楚,我是SAM公司的,她的前同事。

SAM公司?

文静马上显出了意外,神情竟掠过一丝惊恐。

Sammi撇了撇嘴角,给出一个平抚人心的微笑。

不会不受欢迎吧。我知道,你没通知我们公司的人,可是,如果有心,不难找到这里。毕竟共事了三四年,心里想着,就来看一下,如果您介意,我这就走。

文静赶忙拦住。

来者是客,当然不会介意的,仪式还早,可以到偏堂休息下。

随着文静过来,偏堂很是清净,有淡淡的檀香,木质的桌椅,摆放简单的茶水,并无太复杂的香烛杂物。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可见李太太是个清雅之人。

过奖了。这地方么,知道的人少。你应该也猜的到吧,我为什么不想你们公司的人来参加葬礼……他们俩,竟然一起遇难,,,我真的不想,听这么多人来说三道四……

你是说卓染?

还能是谁呢,你跟他们都共事多年了,不会不知道的。

哦,当然,知道一些吧。恩,其实很多也都是传闻,您不必太在意的。

不在意?那个女人能不在意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相互依偎着死去?

这,这也传的有点过了吧。Sammi实在是有点想笑,但是忍住了。

您要知道,SAM公司可是有名的抠门,除非是老总了,经理级别的出差肯定是economy的,李艾去的新公司就不一样了,财大气粗的,起码也是商务舱吧,都隔着好几节机舱,你叫他们怎么依偎啊。

已是尽量轻松玩笑的口吻,却并未能让文静有所释怀。

即便这是夸大的传闻吧,可是,他们的故事,难道还会少么。

文静说着,渐显得有些怅然若失起来,刚才的愤恨,就这样淡了下来。

不如,把你知道的,都说一些给我听吧。

李太太这就令人不解了,本不想听人说三道四的,没把我当不速之客赶走,已是宽厚,怎么现在,又想听起不愿意听的东西来。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文静苦笑。

今天你有缘来见,我亦觉得你面善,我就在想,或许,想躲避想装不知道,也未必是良策,既然天意安排你来,那我就索性探听个够吧,省的,我老在想他们两个在另一个世界里,会过得如何。

李太太又何必对自己不厚道,本是场意外,何苦想得像殉情。Ok,如您说的,和您,也是有缘一见,若真想探询,我必当知无不言,只要你觉得高兴。

Sammi边说边掏出烟来,并不马上点上,只是先夹在手指间,以目光询问。文静会意,随即点头默许,于是说了谢谢,才把烟点燃。

卓染也抽烟么?

是啊,偶尔抽,有时候烦乱了,解解乏而已。

你跟他们都是好朋友?

恩,算是吧,都挺熟的,但不一个区域。

他们管的区域,很近,所以,正好,方便交往……

Sammi一笑,并不管文静断断续续的自语,顾自讲述起来:卓染进公司比李艾早一个月,李艾升职比卓染早三个月。总之,都是少壮派,都在进公司不到一年就升到了中层的位置,可见实力和他们的外表一样,都很出众。当然,招来的嫉妒也不少,再加上他们都是南方人,在我们这家北方公司里,不易从众,所以,他们俩惺惺相惜,也是很自然。

那你是说,他们俩不像外界传的那样,有什么暧昧咯?可是无风不起浪啊。

无风?倒未必是无风。只是,风过无痕,您又何必过于追究。

听到这里,文静那肯放过,在眼神的迫切下,sammi只好继续。

确实,如你说的,一个在C市,一个在L市,两三小时的车程,见面并不是难事。只是未必就很苟且了,他们之间,或许就只是这一截烟的友情而已。

Samm看着手中的半截烟,像是玩世不恭般的,淡淡一笑。

你是说他们只是烟友?

未尝不是啊,当然了,公事谈的烦了,也许会去喝一杯,那就是酒友了。

然后酒后乱性?

好吧,就不否认您这个思路。如若我说不是,他们从未过界,李太太必定不会相信的。只是,性于他们,并不算是动机,不过是偶尔几次意兴相投的失控吧。公司里人人都知道李艾和您夫妻恩爱,卓染本是聪明人,也是个独立到甚至自负的人,不会自招脏水,也从未想过丝毫的占有,不管是李艾的感情还是身体。对,他们之间,或许是比友情复杂,但是,暧昧到情人,却是远远够不上的吧。

看来你跟卓染定是好姐妹,为她开脱的紧,当然了,我也不想对死人有不敬,只是我看来,他们也未必惺惺相惜,那些情义,也不知几分是真的。

你说的不错,在一个环境里,每个人所求所得的,都不尽相同吧。那时候,李艾的机会比较多,懂事会对他很欣赏,卓染呢,显得随性了一些,基层关系是好,上层,却走动的少。刚好北方区出了点乱子,大区经理被迫辞职,李艾就被顺势提了上去。而卓染却因为南方区有宣涛在位,升职机会渺茫。职位发生了变化,再加上宣涛和李艾又不和,他俩间的来往,便少了很多。利害得失,都不同了,唯有各自经营各自的了……后来,李艾应该是因为你怀孕的缘故吧,知道你不喜欢烟味,就戒了烟,卓染,更是连个烟友都找不到了。表面上,他们显得越来越客气,可在心里,却已经越来越感觉不到彼此的温暖了。他们,或许本来就不是同一类人,只会变得,越来越不同……。

其实文静蛮喜欢看sammi抽烟的样子,淡淡的,慢慢的,每一口烟似乎都很用力的去吸,然后却很轻很轻的吐出来。回过神来,才想起了提问。

那么,就是这样,到关键时候卓染就阴了李艾一手?还是因为,她跟宣涛也有暧昧?

Sammi也不去纠正她的成见,弹一下烟灰继续说,呵呵,你是说那次副总选举吧。也真是天意,本来没她什么事,不就任命个副总么,还非来个选举,正好董事会投票人数是双数,老总就说从基层找一个代表参与选举,结果卓染人缘好,就这么胡乱的被推了上去。当时李艾的呼声本来就高,再加上卓染参与选举,人们总以为他是十拿九稳的了。可向来低调的宣涛,毕竟是在公司多年,几经沉浮的人了,隐藏的实力亦不可小看。表面看来,好像宣涛压制了卓染的发展,可其实他对卓染不错,工作上对她很放手不说,他们的私交也很好,宣涛的老婆厨艺了得,卓染只要回总部,八成就在他家蹭饭。当然了,并不存在你说的那种暧昧,暧昧并没那么好玩,她亦不是贪玩的人。

原来是玩腻了暧昧,就随手把李艾毁了?

她也没想到选举这么富有戏剧性,十一个人,前面十个人正好投成五比五,她是一票。伤害到李艾,根本不是他的本意。当然,如果说她自私,也算合理。其实道理很简单,你想想啊,宣涛本就欣赏她的能力,宣涛升副总,当然升她接管大区,而如果李艾升副总呢,必定压制宣涛的区,卓染是宣涛下属,难道会好过?

说得轻巧,那次挫败,对李艾的打击有多大,她知道么!

她也很难过,可是不知道怎么说抱歉……

难过?宣涛一上任就把她提上去了,如你说的,她得偿所愿,高兴还来不急呢。

Sammi语塞,本来她想说其实这样也好,触动了李艾跳槽去新公司,不是有更好发展么,可是一想,这样说了反倒像推脱狡辩之态,反正文静心里认定她是坏女人,辩解无益。

正觉得言尽无话之时,跑来了两岁的李妙雅,李艾的女儿,眉眼长的清秀,像爸爸。她站在妈妈身边,就这样看着对面这个手上带着烟草味的阿姨,眼神清澈。

是小雅吧,都这么高了,越来越漂亮了。

说着,sammi伸手摸摸她细软柔顺的头发。又转头跟文静说,我看过她的照片,那时候还不会走路呢,长的挺逗的,现在转眼这么大了,已经显露出美人的形状来了,呵呵。

文静亦笑笑,叫阿姨。

阿姨好小雅并不怯生,声音甜甜的。

真乖。

sammi看着她,着实喜欢这个小姑娘,对文静说,一般,小孩子都不会喜欢我刚抽过烟的手指上,留有的烟味,可小雅倒是大度,都不介意我摸她的头发。厄,,,也不早了,我就不多打扰了……

说完,她和小雅招手说拜拜,准备起身告辞。

不多坐会了么,或者,留个,以后可以联系。文静想留住她。

Sammi只是一笑,说,刚才我进来的时候,是留了名片在签到台的。说着便转身离去。

就要跨出大厅,听见后面的脚步声,如她所料,是文静追上来。因为,名片上赫然写着:SAM公司销售部南方区经理 卓染到底是什么意思,扮鬼吓我么?

言重了李太太,我本无恶意,sammi是我英文名,并不想故弄玄虚。

卓染转过身,仍旧是一个安抚的微笑。

只是西亚航空摆了点小乌龙而已,我当天上午改签的班机,他们仍把我的名字留在了失事航班的乘客名单里。其实两天后就更正了,当然,您深陷悲伤,肯定并未留意。我第二天飞的旧金山,已经知道他出事。飞机在太平洋上空的时候,我在想,他坠落下去的那一刻,不晓得,会不会遗憾没能跟我重逢。

你可真够厚颜无耻的……文静对于这意外的情境,似乎寻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语。

是啊,确实有点厚颜了,我无聊的遐想罢了,或许,他在生命那一刻,想的是你和女儿,也或许,想到别的事情。可这,也没什么重要吧,你好像一点也不难过,真是冷漠的令人不敢相信。

冷漠,就不会明知道尴尬,还来走这一趟了。不过悲伤呢,我似乎没有资格,并且,有必要悲伤么?相遇一场,总要别离。只是竟然一语成谶,这么快的天人永隔,心里,多少有些惆怅,放不下。所以,昨天刚回到国内,就打听了葬礼的消息,即使知道会不受欢迎,也还是来了。

说的真轻巧,卓小姐不愧是个人物,角色本不光彩,却演的精彩纷呈。真没想到,想回避的非但没回避,这些故事,竟还是要听你亲口讲。

故事而已,谁讲,都是一样的。至于光不光彩,似乎没有法则来判定吧。这世间,已经够多的绳墨和章法了,何苦来呢,动不动还要拿些无谓的法则往别人,也往自己的身上套。

在卓染的平静里,文静似乎早就没了情绪去发作。他们相对的站立着,有片刻的凝固。

哦,对了。

还是卓染打破了这凝固的寂静。

刚才在前厅,我看见门口的那副对联,读着有些禅意,还想再去细细咀嚼,不如你陪我去看啊。

说着转身向前厅走去,文静跟着过来。

前厅对着大门,门外,天色已经放晴,淡黄色的阳光,透过立在门口的那颗苍劲古朴的松树,照射到厅内的墙壁和柱子上,文静站在斑驳的光影里,抬头看柱子上的那副对联:世间多少事,了尤未了,不如不了了之;天下无数法,多恰似无,以至无法无天。

暗自念完,回头再看卓染,却早就没了踪影……

黑色volov S40驶出一段蜿蜒山路,朝市区方向驶去,响起,是宣涛,卓染仍旧不喜欢用耳机,照例单手打着方向,用另一只手接起来:Hello,领导好,在那呢?踏回祖国领土了没啊?

昨天到的,现在有点私事,刚办完,领导有何吩咐哇?

吩咐倒是没有,只是你这次假死行为情结恶劣,白白让我们悲痛一场,赔进这么多眼泪,怎么说你都该请我们吃顿好的补偿一下吧。

啊?这都赖我!卓染失笑。

当然,不赖你赖谁啊,你少跟我狡辩哦。

行行,领导下旨我那敢违背啊,一定请,我明天就回总部。不过请大伙吃饭前,让我先去你家蹭顿饭吧,西餐吃的我都想吐了,中餐又只有海鲜,我做梦都想吃你老婆做的苦瓜炒鸡蛋了~啊哈哈,可怜的娃。

…………

长沙的医院治疗妇科
吉林治疗癫痫医院
河北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青海专治性病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