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原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贤妇 第318章 这……不能吧?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4:43 编辑:笔名

贤妇 第318章 这……不能吧?

简莹见她吓成这样,就忍不住想要逗她一逗,“为什么不想呢?按照祖母的说法,你不过是个婢女,能给二少爷做妾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只要我允了,你没有不应的道理。

祖母还说,你识文断字,模样不差,又有一股子泼辣劲儿,二少爷怎会不喜欢?即便他嘴上说不愿,心里也是想的,我帮他抬了,他顺水推舟也就接受了。

我觉得祖母说得很有道理”

雪琴愕然地望着她,“二少夫人,您……您答应老夫了?”

“你说呢?”简莹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祖母是一个多么强势的人。”

雪琴颓然放手,跌坐在脚下铺着的软毯上,眼泪一双一对地落了下来。

她知道,这是简老夫人要惩罚她呢。

二少爷对二少夫人如何,别人不清楚,她们这些贴身伺候的人还不清楚吗?那几个人姨娘哪一个比她差了,又有哪一个被二少爷正眼相看过?

这些她都在信里跟简老夫人说过,简老夫人逼着二少夫人抬她做妾,就是要让她一辈子守活寡。还要背上一个勾引男主子背叛女主子的恶名,叫一起做事的姐妹们轻视唾弃。

从小到大,她不知看过听过多少大户人家妻妾相争的戏码,也见过不少有点儿姿色的丫头费尽心机想要攀上男主子。没攀上的就不必说了,那些个攀上的,即便做了妾,得了一时的荣宠,也没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

要么被正室整治,要么被别的妾室暗算。运气好一些的,或许还能在府里的某一个角落苟延残喘

。运气坏的,不是死了残了,就是被卖到那种腌臜的地方当了窑姐儿。

就是二少夫人这样宽仁的正室,都把那几个姨娘治得服服帖帖的。听话老实的就好吃好穿地供着。不听话不老实的,比如灵姨娘,不也叫吃了不少的苦头吗?

这样的事情看得越多听得越多,她不想做妾的决心就越坚定。甚至立下毒誓,哪怕一辈子嫁不出去,出家当了姑子,也绝不给人做小。

她好不容易才赢得了二少夫人的信任,打算一辈子留在二少夫人身边好好做事的。她若是当了二少爷的妾。那跟她瞧不起的茗眉有什么区别?以后如何在王府里抬头做人,又如何对得起平日里待她不薄的二少夫人?

与其屈辱地活着,不如死了干净。

心念转罢,飞快地抹去眼泪,爬起来对着简莹磕了三个头,“二少夫人保重,奴婢日后再不能伺候二少夫人了。”

说完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撩开车帘,就要往下跳。

简莹一把抓住她的后襟,“你要干嘛?”

“二少夫人您放手。让奴婢去死吧。”雪琴哭嚷道,“奴婢不想给二少爷做妾,又不能违背您和老夫人的命令,唯有去死。”

“死什么死?你给我回来。”简莹手上加劲,将她拉了回来。

雪琴倒在车座上,呆了一瞬,“哇”地一声哭开了,“二少夫人,奴婢该怎么办啊?”

“瞧你那点儿出息。”简莹“扑哧”一声笑了,“行了。别哭了,我逗你玩儿的。”

“啊?”雪琴哭声骤停,张大了一双泪眼看着她,“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

简莹拿帕子替她擦着眼泪,“不是假话,我祖母的确让我抬你做妾来着。不过我把她说服了,她以后应该不会再提这茬了。

本想逗你玩玩的,没想到你这小丫头性子还挺烈,居然要跳车寻死……”

“二少夫人。”雪琴恼了。冲她嚷嚷起来,“您怎能开这样的玩笑?奴婢还以为是真的,刚才差点儿就死了。”

简莹白了她一眼,“这是马车,又不是磁悬浮列车,你要不是特别倒霉,跳下去死不了,断手断脚的可能性都不大,十有八~九是脸先着地,破相毁容。”

“二少夫人。”雪琴又急又气,把脚下的车板跺得“砰砰”直响。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简莹哄了她几句,又“哧哧”笑个不停。

雪琴还要,就听有人在车厢上敲了几下,紧接着传来周漱的声音,“娘子,出什么事了?”

简莹掀开车帘,朝周漱眨了眨眼,“你被人嫌弃了呢。”

“什么?”周漱不明所以,“我被谁嫌弃了?”

“没谁。”雪琴抢上来捂住简莹的嘴,“二少夫人跟您开玩笑呢,您别当真。”

周漱莫名其妙,见简莹无事,便不多问,自去后头护着大宝和小宝乘坐的马车。

雪琴嘀嘀咕咕地抱怨了几句,又想起一件事来,“二少夫人,奴婢的身契还在老夫人手里呢,您能不能跟老夫人要过来?”

卖身契在谁手里,小命就捏在谁的手里。她怕简老夫人这回没能如愿,再想出别的法子惩治她。

她不提这事儿,简莹也打算跟简老夫人要的,不止雪琴的,晓笳和云筝的也得要回来,于是点了点头,“我会找机会跟祖母要的。”

雪琴这才放下心来,未免叫人瞧出她哭过,忙着用凉茶湿了帕子敷眼睛。

宴席散了以后,简老夫人小憩了半个多时辰,起来腹中尚且不饿,喝一碗白粥就当用过晚饭了。喝过消食茶,便喊了简二老爷和简二太太过来说话。

待夫妻两个将这阵子府里的事务细细禀报了,便问起简莹来,“依你们看,这丫头如何?”

简二太太和简二老爷对视一眼,收到丈夫的眼色,便笑着答道:“够聪慧,够机灵,这两年该进的礼数都尽到了,就是跟府里的人都不大亲近,若非必要极少过来走动。”

简老夫人并不评论,转而问道:“那个丫头呢?”

“兰丫头啊?”简二太太有些迟疑地答道,“她是您一手带大的,她的脾气秉性您还不清楚吗?”

简老夫人脸色微沉,“正因为不清楚,我才问你们呢。你们跟我说实话,那丫头是不是还想着找回原来的身份呢?”

“这……不能吧?”简二太太眼神晃了晃,偷偷地瞟了简二老爷一眼,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便硬着头皮笑道,“儿媳没瞧出她有这个意思啊。”

“你没瞧出来不代表她没有。”简老夫人哼了一声,“我知道你们顾着我的面子,有些话不好说。罢了,我也不难为你们。

去,把那丫头给我叫我来,我亲自问问她”

未完待续。

...

湖北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潮州性病
娄底治疗白癫风医院
湖北白癜风治疗费用
潮州性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