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原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贤妇 第318章 这……不能吧?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4:43 编辑:笔名

贤妇 第318章 这……不能吧?

简莹见她吓成这样,就忍不住想要逗她一逗,“为什么不想呢?按照祖母的说法,你不过是个婢女,能给二少爷做妾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只要我允了,你没有不应的道理。

祖母还说,你识文断字,模样不差,又有一股子泼辣劲儿,二少爷怎会不喜欢?即便他嘴上说不愿,心里也是想的,我帮他抬了,他顺水推舟也就接受了。

我觉得祖母说得很有道理”

雪琴愕然地望着她,“二少夫人,您……您答应老夫了?”

“你说呢?”简莹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祖母是一个多么强势的人。”

雪琴颓然放手,跌坐在脚下铺着的软毯上,眼泪一双一对地落了下来。

她知道,这是简老夫人要惩罚她呢。

二少爷对二少夫人如何,别人不清楚,她们这些贴身伺候的人还不清楚吗?那几个人姨娘哪一个比她差了,又有哪一个被二少爷正眼相看过?

这些她都在信里跟简老夫人说过,简老夫人逼着二少夫人抬她做妾,就是要让她一辈子守活寡。还要背上一个勾引男主子背叛女主子的恶名,叫一起做事的姐妹们轻视唾弃。

从小到大,她不知看过听过多少大户人家妻妾相争的戏码,也见过不少有点儿姿色的丫头费尽心机想要攀上男主子。没攀上的就不必说了,那些个攀上的,即便做了妾,得了一时的荣宠,也没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

要么被正室整治,要么被别的妾室暗算。运气好一些的,或许还能在府里的某一个角落苟延残喘

。运气坏的,不是死了残了,就是被卖到那种腌臜的地方当了窑姐儿。

就是二少夫人这样宽仁的正室,都把那几个姨娘治得服服帖帖的。听话老实的就好吃好穿地供着。不听话不老实的,比如灵姨娘,不也叫吃了不少的苦头吗?

这样的事情看得越多听得越多,她不想做妾的决心就越坚定。甚至立下毒誓,哪怕一辈子嫁不出去,出家当了姑子,也绝不给人做小。

她好不容易才赢得了二少夫人的信任,打算一辈子留在二少夫人身边好好做事的。她若是当了二少爷的妾。那跟她瞧不起的茗眉有什么区别?以后如何在王府里抬头做人,又如何对得起平日里待她不薄的二少夫人?

与其屈辱地活着,不如死了干净。

心念转罢,飞快地抹去眼泪,爬起来对着简莹磕了三个头,“二少夫人保重,奴婢日后再不能伺候二少夫人了。”

说完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撩开车帘,就要往下跳。

简莹一把抓住她的后襟,“你要干嘛?”

“二少夫人您放手。让奴婢去死吧。”雪琴哭嚷道,“奴婢不想给二少爷做妾,又不能违背您和老夫人的命令,唯有去死。”

“死什么死?你给我回来。”简莹手上加劲,将她拉了回来。

雪琴倒在车座上,呆了一瞬,“哇”地一声哭开了,“二少夫人,奴婢该怎么办啊?”

“瞧你那点儿出息。”简莹“扑哧”一声笑了,“行了。别哭了,我逗你玩儿的。”

“啊?”雪琴哭声骤停,张大了一双泪眼看着她,“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

简莹拿帕子替她擦着眼泪,“不是假话,我祖母的确让我抬你做妾来着。不过我把她说服了,她以后应该不会再提这茬了。

本想逗你玩玩的,没想到你这小丫头性子还挺烈,居然要跳车寻死……”

“二少夫人。”雪琴恼了。冲她嚷嚷起来,“您怎能开这样的玩笑?奴婢还以为是真的,刚才差点儿就死了。”

简莹白了她一眼,“这是马车,又不是磁悬浮列车,你要不是特别倒霉,跳下去死不了,断手断脚的可能性都不大,十有八~九是脸先着地,破相毁容。”

“二少夫人。”雪琴又急又气,把脚下的车板跺得“砰砰”直响。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简莹哄了她几句,又“哧哧”笑个不停。

雪琴还要抗议,就听有人在车厢上敲了几下,紧接着传来周漱的声音,“娘子,出什么事了?”

简莹掀开车帘,朝周漱眨了眨眼,“你被人嫌弃了呢。”

“什么?”周漱不明所以,“我被谁嫌弃了?”

“没谁。”雪琴抢上来捂住简莹的嘴,“二少夫人跟您开玩笑呢,您别当真。”

周漱莫名其妙,见简莹无事,便不多问,自去后头护着大宝和小宝乘坐的马车。

雪琴嘀嘀咕咕地抱怨了几句,又想起一件事来,“二少夫人,奴婢的身契还在老夫人手里呢,您能不能跟老夫人要过来?”

卖身契在谁手里,小命就捏在谁的手里。她怕简老夫人这回没能如愿,再想出别的法子惩治她。

她不提这事儿,简莹也打算跟简老夫人要的,不止雪琴的,晓笳和云筝的也得要回来,于是点了点头,“我会找机会跟祖母要的。”

雪琴这才放下心来,未免叫人瞧出她哭过,忙着用凉茶湿了帕子敷眼睛。

宴席散了以后,简老夫人小憩了半个多时辰,起来腹中尚且不饿,喝一碗白粥就当用过晚饭了。喝过消食茶,便喊了简二老爷和简二太太过来说话。

待夫妻两个将这阵子府里的事务细细禀报了,便问起简莹来,“依你们看,这丫头如何?”

简二太太和简二老爷对视一眼,收到丈夫的眼色,便笑着答道:“够聪慧,够机灵,这两年该进的礼数都尽到了,就是跟府里的人都不大亲近,若非必要极少过来走动。”

简老夫人并不评论,转而问道:“那个丫头呢?”

“兰丫头啊?”简二太太有些迟疑地答道,“她是您一手带大的,她的脾气秉性您还不清楚吗?”

简老夫人脸色微沉,“正因为不清楚,我才问你们呢。你们跟我说实话,那丫头是不是还想着找回原来的身份呢?”

“这……不能吧?”简二太太眼神晃了晃,偷偷地瞟了简二老爷一眼,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便硬着头皮笑道,“儿媳没瞧出她有这个意思啊。”

“你没瞧出来不代表她没有。”简老夫人哼了一声,“我知道你们顾着我的面子,有些话不好说。罢了,我也不难为你们。

去,把那丫头给我叫我来,我亲自问问她”

未完待续。

...

湖北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潮州性病
娄底治疗白癫风医院
湖北白癜风治疗费用
潮州性病医院
友情链接
湘西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武威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酒泉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遵义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遵义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安顺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黔西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黔东有哪些内科医院 黔东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拉萨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拉萨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山南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山南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林芝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林芝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骨不连医院 宫颈鳞状细胞癌医院 石嘴山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湖北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湖北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玉树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天津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玉树有哪些屈光医院 玉树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天津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玉树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天津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河南有哪些儿科医院 海西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海西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台湾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四川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四川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香港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河北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澳门有哪些内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河北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澳门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河北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肝炎医院 湖南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法四医院 湖南有哪些室缺医院 北屯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其他医院 安徽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骨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产科医院 双河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双河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其他医院 安徽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福建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福建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一乙医院 福建有哪些眼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二级医院 山西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陕西有哪些肝炎医院 青海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一甲医院 韶关有哪些产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二级医院 深圳有哪些儿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二丙医院 深圳有哪些外伤科医院 五家渠有哪些二级医院 澄迈有哪些三乙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二乙医院 咸宁有哪些医院 惠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广州中医医院哪家好 汕尾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深圳中医医院哪家好 汕尾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东营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